随着《星球大战》的最终落幕,20世纪福克斯开始物色新的科幻剧集。要有深度、有力度、不落伍,更重要的——要能成系列。这样的题材哪里找?蓦然回首,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——自己公司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《人猿星球》五部曲正合要求。于是,就有了此次翻拍。
既然有机会重新制作(reboot),当然应取其精华去其糟粕,打造全新的系列。总的来说三点改进。首先是剧集次序,这次是完全按照情节的时间顺序来的,这样更加合理和便于接受(当然也失去了像老版第一部那样的震撼结尾)。所以这第一部实际对应过去的第四部,即《征服猩球》(Conquest
of the Planet of the
Apes)。其次是故事梗概,新版做了大刀阔斧的改动,尤其是把猩族的进化原因设为基因治疗的药物作用,把人类的退化原因定为(此集只是暗示)同一种药物的特异性副作用,应当说比起老版中的核辐射随机突变要靠谱的多。最后是视觉特效,在电脑技术一日千里的今天,这个自然没得说。上次来自新西兰的维塔数码(Weta
Digital)在《阿凡达》中的给力表现为自己赢得了再次合作的机会。这回运用更加先进的外景动作捕捉技术(motion
capture),逼真再现了黑猩猩和大猩猩们的进化和革命(见海报标语:Evolution
becomes revolution)。
Caesar的成长与觉醒是影片主线。他同人类的决裂有着多方面原因,如兽性的激发、主人的遗弃(至少他这么认为)、管理员的虐待等,但本质上是追求平等和自由的意识。片中他一共说了两句话,都振聋发聩:第一句“No”让人想起Mel
Gibson的“Freedom”;第二句“Caesar is home”则正式宣告猩族的崛起。Andy
Serkis可谓是现在与动作捕捉技术配合最好的演员了,加上之前《金刚》的经验,他几乎不靠台词就把Caesar从宠物到敌人、从奴隶到将军的心路历程展现的淋漓尽致。我认为奥斯卡评委欠他一座小金人。
影片埋了很多伏笔。期待下部吧!

《猩球崛起》为什么让人觉得害怕?绝不仅是因为大猩猩的狂野暴躁、造型狰狞,更是因为影片所抛出的,是自诩为“万物之首”的人类最原始的恐惧,即被其它种族所取代,进而失去地球的主导权。而与外星人占领地球的影片又不同的是,这次的取代者就在我们身边。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?在整个过程中,詹姆斯·弗兰科饰演的科学家威尔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从根本上说,他是凯撒的“父亲”,他研究出的新病毒则让全人类走向灭绝的道路。但矛盾的是,威尔表现出的善良、睿智、勇敢,很难将其与他的毁灭性作用联系起来。

“要想别人怎样对待你,你就该怎样对待别人”,角色境遇的转换,让这些致敬增加了强烈的反讽意味。当虐待动物成性的管理员在受到凯撒攻击时大喊:“把你的臭爪子从我身上拿开,你这肮脏的该死的猩猩!”这正是老版中泰勒在试图逃离猿族监狱时说出的经典台词。两个不同世界,同一句台词,让影片的反讽达到了一个高潮,而随着凯撒说出他在片中的第一句台词:“No!”人类社会消亡的时代,自此宣告开启。

有《人猿星球》所创造的世界观在先,《猿族崛起》放在当今,也许难以达到老版那样的里程碑式意义,但它在各方面都是“人猿星球”故事具有时代性的一次进化,延续恐惧与讽刺,同时又娱乐效果十足。如果真要挑个缺点,大概是少了旧版中那种让人绝望的震撼感,因为当你看到凯撒指挥大军在金门大桥大胜人类时,很难不为猩猩们振臂欢呼。(旧稿存档)

影片虽说是《人猿星球》系列的前传,但在时间线和故事背景上就做出大胆跳脱,不过在片中却有大量向1968年版本致敬的地方。“凯撒”这个名字的意义更不言自明,这即是人猿世界创始人的名字;片中第一只接受药物试验的猩猩名叫“明眸”(Bright
Eyes),而在老版中,被猿族关在牢里的泰勒船长也同样被冠以同样的称呼;凯撒在动物收容中心受到汤姆·费尔顿饰演的管理员的百般折磨,甚至遭高压水枪喷射,而老版中泰勒在猿族的监狱中,也享受过同样待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