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127.0.0.85

最壮阔的连环画



       要认识文龙中美董事长江河先生,先要从茶说起。在江河董事长的办公室,备有接待客人的各种茗茶。这些茶,有白茶类的安吉白茶、寿眉;有黄茶类的霍山黄芽、君山银针;有红茶类的小青柑、滇红和金骏眉;有绿茶类的龙井、黄山毛峰。这是江总的待客之道,蕴含着江总温和舒展与氤氲贴心的个人魅力。
       但若论起喝茶,江总自己还是最爱绿茶,他认为绿茶最具茶的清香和本真。
 


       拥有中国矿业大学硕士学位的江总,在年少时最沉迷的,其实是画连环画。沉迷,足以说明喜爱的程度,以至于高中老师不得不一本接一本地没收他绘制的连环画。没收归没收,却一本都不销毁,老师说,有这个才能,你报考唐瓷美术中专学校吧。那个时候的江总,本能地觉得,一个中专学校,盛放不下他的理想。
       本来是文科成绩好,尤其高考作文得了很高的分数,却阴差阳错地,考上了河北矿业学院;本来学的是采煤,却阴差阳错地,干了几十年的矿井建设。不过,这么多年下来,江总说:“觉得还挺有成就感。”
       江总说的成就感,是在古交工作12年,建成5个年产总计1650万吨的大型矿井;是在吕梁华晋焦煤干了8年,建成年产500万吨的沙曲矿;是在焦炭集团干了4年,建成了年产150万的葛铺煤矿。江总的成就感,是在行走大地的时候,可以用手指点,“这个矿是我建的。”如果一定要给这句话加个修辞,那就是用最激荡的豪情,在表里山河上绘制最壮阔的连环画。
 


       2009年,江总下海,建立了文龙煤矿设计公司。问及最初创业的起因,江总脱口而出,“为了多挣几个钱。”说完,他笑了,一如既往地温和。
       在创建文龙公司的时候,江总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,自己创业,意味着前几十年没日没夜的奋斗,都要清零;意味着,前几十年用心血绘画并编写的连环画又要被没收。也不是没有焦虑过,下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心也不是没有痛苦过,最后,是江总身体里沸腾的血液胜利了。
       江总说:“那时我有创业冲动,觉得无论成不成,这辈子都不亏,都不会留下终生遗憾。”能说出这样的话,江总已经完成了自我转型。不在框框里画画,江总为自己打开的,是一个全新的绘图蓝本。
 


        “小麦成熟特别难!”江总说。对于创业之艰难,江总只说了这么一句。只这一句。“现在想当初,还觉得后怕。不过,现在还是挺愿意回忆过去。”望着窗外的冬日暖阳,江总微微笑。阳光如此,诗和远方,一时都有了。
       到2013年,煤炭行业明显不景气,国家创导转型。及时调整思路,文龙中美由原来的煤炭设计公司,转变成为文龙中美环能科技有限公司。至此,公司在江总的带领下,走上了大煤炭、大节能、大环保的科技道路。
       创业艰难百战多。对此,江总还是不愿意多说什么,但是,江总有一句特别的话:“企业只要符合国家政策,顺着政策的脉络走,就不累。企业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,才能走远。”
 


       用节能科技代替传统燃煤,文龙中美改造了本省和外省很多家煤矿,赋予了煤炭行业新的意义和标识。
       用几百万的成本,创造上亿的生意,现在的文龙中美已经上了轨道,好多业务不是跑来的,而是对方主动找上门来的。江总说,他现在的成就感,来自研发、来自创新、来自盈利。
       江总最大的感受,是好多事情得脚踏实地去做,只有实践才能不断提高。江总原来主要搞技术,而现在必须学习更多知识才能胜任目前的工作。作为一个公司的带头人,不懂管理不行,不懂金融不行,不懂融资不行,不懂股市不行。同时,科学技术发展太快,几乎日新月异,公司搞自主研发,不是紧跟步伐,而是要引领时代。这,都是压力。
 


       说到困难,江总认为公司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缺少人才。搞自主研发,需要科研人才来掌握核心技术;而把技术转化成生产力,也需要技术人才去落实;后期还需要管理人才。目前,公司靠两条腿走路来解决这一问题,一个自己培养,一是招聘成熟专家。这两条路各有优点,自己培养的人才,服水土,对公司的文化及理念都由衷接受;招聘来的人才,自身才干卓越,可快速独当一面。
       这么多年下来了,亏不亏?不亏!累不累?很累!很累的时候,江总也问过自己:“图什么?”家庭很幸福,儿子很争气,物质上已经没什么渴求,这么累,图什么?后来,江总给了自己答案,两个字:责任!公司要给员工开工资,要向国家缴税,要培养高精尖的科技人才,要在治理雾霾问题上做出贡献,到这个时候,已经不是“想多挣几个钱”能涵盖的了。江总说:“我已停不下来!”
 


       江总是用看书来做自我调节的。江总看的书,大致分两大类:一类是恶补型的,比如上市流程、比如管理类书籍,这些都是限时必须要学会的。另一类,则是孔孟老庄。江总认为,孔孟的儒家学说是积极向上的,教导如何做人、如何出人头地。而老子庄子的道家学说,则讲究顺其自然,率性而为。
       在江总看来,在工作上,要学儒家,积极进取;在生活上,要学道家,恬淡冲融。他说,这是中华文化的两个面,也是精神层面的两个境界,是互补关系,缺一不可。
       由于书本的长期渗透,江总整个人呈现出的,是儒雅渊博的气场。有人说他是学者型创业老总,也有人说他是书斋里走出的科技企业家,但江总说:“我最大的满意,是对自己的满意。”
       除非从未迷失,不然说不出这样的话。高中时期那个年少的江总,对未来的江总已经有所期待;而现在的江总,隔着时光回望年少时期的自己,亦无怨无悔。
最大的满意,是对自己的满意。没有什么比这更自尊、自信、自强的了。江总的这套连环画一路画下来,是真壮阔,是真不亏。

上一篇:文龙中美人品质之一勇于拼搏
下一篇:我公司召开新员工入职见面会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